still_walking.jpg


縮在戲院的椅子上,我嚴重地想起過世的奶奶。

我的奶奶,晚年沒什麼命可享清福。

《橫》片輕輕地巴了我兩耳光,說我是命好才當上奶奶的孫子。

偶爾能在尋常的日子不尋常地記起她,就是有福。




導演是枝裕二的貫技之一,就是不煽情地戳到人情最深處。世界上總有些匠氣不會令人生氣,他比前作《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施力手段更明顯,但我甘願挨打。










電影官網 ●奶奶(上) ●無人知曉的無尾熊小餅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