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鄉民謠》好厲害,什麼借喻典故背景常識都自以為半知實則不解的我也十分享受。更別提事後隨選一曲"拜託甘迺迪先生"google發現它是為了加味改編了老歌,可以俗氣地設想嘎嘎婦人(還在她叫史黛芬妮時)為了討飯吃賣斷"撲克臉"那樣有趣,實在不敢整晚查下去否則又甭睡了。

劇情橫生一節超詭異的公路類型片段最最迷人,該休息站的搭景美術恐怖華麗直逼《鬼店》。民謠恐怕是最踏實入世的,這不是活在當下、縱情人生呼呼口號而已,凡事一旦沒錢,也只有當下有力勒索當下,人生足以磨穿人生,然後你在現實惡世的盡頭(或B面?)看到虛無魔幻,比做夢還精彩,因為你真的「走過這一夢」吧。

本片描述鬱鬱不得志的一片歌手繼續鬱鬱不得志,所以它很老實地告訴你:我的主角沒有很會唱,去參加《美國好聲音》不見得會有一個老師轉過椅子來(片中的經紀人、夜總會老闆也是極盡打擊之能事,令人滿意)。但我覺得科恩兄弟實在太懂說故事的方法了,同一個人唱同一首歌,同一個旋律在片中響起三次,只有最後一次、在男主角飽經風霜窮途末路後哼出的最後一次,沒有任何浮光掠影蒙太奇純粹彈唱,卻煽得我熱淚盈眶。你沒有錢,我哭也不用錢,但我覺得自己的眼淚還滿誠實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