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畢竟是兒童片打點馬賽克好了



我若是個小學五年級的女生,恐怕會在戲院尖叫發抖歡呼並大哭,李格弟所謂的燈火輝煌會在我的眼底。然後今年生日禮物要討齊所有公仔,萬聖節前買淘寶成套的禮服手套皇冠扮成女王,聖誕節收到鑽石歡唱版DVD會比收到iPad還樂上百倍。

只可惜我是37歲的叔叔。內心容或住著一個小女孩,但被冰封很久了。有時候敲一敲,她不見得開門。

於是《冰雪奇緣》帶給了我另一個全新的體驗。觀影中途我實在忍無可忍對隔壁Becky說,天啊好幼稚,她回嗯哼tell me about it。幼稚得不可思議,比向日葵小班的傻氣還要更純粹,但我們兩人全神貫注地看完,回家興致勃勃地猛查IMDB,線上熱論了一番。

這是粉絲我看過最最最白痴卻最最最舒心的動畫長片。

迪士尼真不簡單,它窮盡精氣神與孔方兄專心致力於精良的兒童娛樂。兒童娛樂是很重要的,他們能自給的娛樂(幻想的朋友?)很粗糙,要享受高級全賴訓練有素的大人提供。曉你會意,好比樂高商品研發部的設計師。社會化的大人通常都髒了,不太理解童真的快樂,Lego不斷let it go,提供有才的工程人員發揮所長,令積木玩具永遠正中童心、啟發更多下一代。《冰》片則是另一個關於美學與心靈面相的例子,那些場景運作原始卻華麗、故事推演簡單又深刻,背後需要多少有心的大人汲汲營營,將低能的素材包裝成高端的享受呈現於世,讓兒童接受到美好事物的濫觴就是最美好的。迪士尼這方面真格是好偉大來著。

本片難能可貴突破一些傳統的迂,迪士尼年度動畫人設第一次以姊妹情誼為重,第一次有兩個王子,第一次有女主角負著反派包袱;也因為姊妹姊妹姊妹姊妹這命題跳針跳針久了,竟然連男主角也成了姊妹;史上首位溫柔漢,終於舉足輕重地佔了商業動畫史一席之地。從《白雪公主》以降王子普遍粉味重是沒錯,但這次竟是man中帶娘,煞有意思。畢竟目標族群(小學五年級女生)對情愛是懂個屁,迪士尼撩起弦外之音,要你學會在人際間相處有好感的、能跟你義結歡樂合唱團的異性,說不定都只是志同道合的金蘭契,這項超文本的破格隱喻特別令人滿意。(想到這裡不免世故地噗哧了。)

"Happily Ever After"這樣的典型結局也在此改寫。沒人嫁娶,唯冰與火找到平衡、取得妥協,在共享小確幸中祥和落幕。連「小確幸」都用上了,是做作還是噁心不。但實不相瞞,這星期也看了成人觀點的佳片《Nebraska》,特優,卻一灑滿腔狗血、念茲在茲地先為《冰雪奇緣》記下感想。做作也好,噁心也罷,然觀影後24小時之內不管推開家門還是公司安全門,腦海都會奔出"Let It Go"之去就去~走就走~自動中文化的如歌行板,恐怕是那住在內心的女孩沒死透吧,而"Frozen"竟成了解咒的"The Act of True Love"。(想到這裡不免世故地乾咳兩聲,沒有喔,可能是最近極地渦旋凍壞了腦子幻聽罷。)

(連結影片為囧星人評點《冰雪奇緣》,我覺得有點過譽,但類T觀點值得一笑)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