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UDGE
小勞勃道尼在本片每件戲服都帥,這是最醜但最有故事的一套。


既然清官難斷,自個家事自管。但多難得,親情的原罪淪為棘手的非告訴乃論。檢察官像個厝邊局外人般提起了公訴,法官、律師、被告全體涉嫌(身分還洗牌錯疊),從心證、答辯、供詞中釐清玄之又玄的案中案、恍然揭開父子互仇20多年的家庭秘辛。

(以下通篇有雷,並含無謂的分享,慎入。)

電影《大法官》有很紮實但「絕不脫俗」的劇本,有什麼俗,就把它一件一件披上身,狗血作脂粉搽滿整臉。俗夫如我成了陪審席的一員,只要一俗動心,兩俗攝魂,三俗四俗熱淚滾滾,本席不得不判它是齣娛人的好戲。(雖然導演文弱且囉唆了些。)

《大》片也是小勞勃道尼的One Man Show,天缺父愛,地負手足,離鄉看場Metallica演唱會就順便把青梅竹馬丟下的浪蕩子,去背斬根立足芝加哥搖身義氣風發的王牌律師,周旋劈腿的辣妻還能擺平巧連智的愛女,千面變臉一次搞定,到頭來受害與得償的都是自己的人生。不要說他演得過癮,觀眾都捨不得喊停。(但導演真的非常囉唆。)

與之抗衡的「老爸」勞勃杜瓦藉著喪偶終於再見逆子,家中唯一的白臉走了,就算司法庇蔭的屋簷下要搬演黑吃黑也是自然,新仇舊恨是爆血管地在噴發,另一部倫理片《八月心風暴》的題旨值此印第安納州還能具體落實,一場龍捲風警報裡與小勞勃道尼咆哮掀疤的戲特有味道。但他是真正的年邁,銀幕上老皮硬骨俠義逞勇的樣子無時無刻不與我的姥爺有所聯結,這一點看得我特別折磨。

姥爺決計返鄉落葉歸根,至今五個秋天過去,日前大陸傳回來的消息是他腦袋已廢,路快走完了。在台灣時狀況就不太好,我偶發性探望,讓大舅離開醫院辦點事,不過值這短短一班,就經歷小勞勃事老勞勃一樣的景況。當下的我完全無暇雜想,看護上身般迅速抱起他來、換掉內褲、撤下床單,濕紙巾一張一張地擦身,片刻遲疑也無。有什麼好遲疑?姥爺疼我們外孫從不求回報,我可以說是他把屎把尿帶大的。但他別過臉不斷喃喃重複「哎唷怎麼這樣,嘖,怎麼這樣啊……」反而令人傷心。遂當《大法官》演到這個份上,最終父子倆還能被門外的孫女逗笑,是不足為外人道的難受,因為我知道今天要是大舅站在小勞勃道尼的位置,是不可能笑得出來的。(所以這導演不但囉唆還天真浪漫得過頭啊。)

大概也就是導演囉唆,我才需要更囉唆地寫完觀感。因為家庭的事,從來不比法庭的事來得好說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