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六日,美馬牛。

話說凌晨不到三點,熊熊醒來,去大便,獲得一些冷知識。日本捲筒衛生紙,是造紙的極致表現,一張紙能怎麼薄,它廁紙能再橫切一半,蔡倫會崩潰。而馬桶沖水力道亦可圈可點,什麼都沖得下去,所以日本公廁幾無垃圾桶(女廁應該有吧,若連好自在都能沖走,那阪神就不缺海埔新生地了)。

回來睡,睡不著。翻來覆去,看到日頭已出,我悄悄爬起,帶著相機出門瞧瞧。

昨晚趕來這家青年旅館,壓根不察它的長相,以為不過就是個野地木屋,嘿,今早一看,它還挺白的,大概每年都粉刷吧,整體形狀也很可愛,令人大大滿意,決定一口氣就他馬的連住三天!耶?我好像說過了,可見它有多優,說它千遍也不厭倦。

「你幹嘛去了?」我雖然躡手躡腳進屋,仍驚動了姐。

「去拍照,門外有養黃狗喔,兩隻。」

「現在幾點?」姐問。

「四點。」我答。

「神經病。」丸竄出,原來她也醒了。「未免也太早了吧?」

「唧嘎唧嘎唧嘎...。」一陣磨牙聲,是花。天下再紛擾,只有她無動於衷,恍如身處結界。

我很自討沒趣地躺回去,仍半睡半醒。直到鬧鐘響起,部隊起床,依舊是我第一位跳起來,保持領先地位(註.沒人跟我爭)。

出國旅遊時的生理時鐘很皮,日常生活作息都喪失「八點起床」能力的在場人士,竟然在此時此刻盥洗。刷牙漱口的洗手台噴出的水,亦能飲用,我毫不怯場地裝了一公升帶走。


美馬牛,顧名思義,牛頭馬面也是美。

車站蓋得活似一間蕭條公廁,附近很荒涼,還有一幢倒閉的無人消防局,古人說好鳥枝頭亦朋友,我們在北海道的朋友是烏鴉,超多,啊啊啊啊漫天亂叫,此情此景加總在一起,真令人有種不如歸去的念頭。

步行約5分鐘,終於見到一家像話的溫馨雜貨店,門口還有遮陽傘和小桌小椅,反正等車也是閒著,決定在那早餐。

我不餓,買了變種養樂多,姐喝奶,花食珍稀梅子口味洋芋片,丸的胃恐怕是奈米科技超合金,竟空腹吃泡麵。

不是愛瑞巴迪在說,日本真是泡麵帝國,丸買的那種,不但有超大花輪(學名:魚板),偷喝一口,湯頭也香,我毅然決定明早也要安裝奈米科技超合金胃袋。

坐著普通醜的火車(簡稱普醜,北海道火車之間似乎有選美比賽,到處較靚,美馬牛往美瑛這班長相平庸),十點多,充滿戰鬥力的我們,出現在美瑛。

就一個車站周遭應有的市容來說,美瑛花稍得有點離譜,自以為是亞哥花園(歿)還是劍湖山遊樂園(存),就連門口大鐘都搞得像座小城堡,也不知道她在囂張個什麼勁兒。

眼底每一棟房子,每一戶人家,全都像一個模子壓出來的糖果屋,白牆彩瓦,繽紛卻又調和,盆栽似乎是基本配件,到處種滿三六九色堇,不管老宅新屋,正門頂端都個別標記該建築的年份,像紅酒一樣。你一恍神,會以為裡面住著白雪公主,或桃樂絲和托托,或一家會煮湯鋪床的熊。
但抱歉,是人類。人類還在屋子裡經營超級市場,副業是出租腳踏車。

老闆娘很友善,抄出一張自製地圖,直接用紅筆畫出經典路線「拼布之路」和「超視野之路」,像背誦自家住址一樣流暢地解說,看起來很多轉彎處沒有路標,微妙而模糊,丸一邊聽一邊點頭,她是站著打瞌睡嗎?真的聽懂了嗎?我小緊張了一下。不用押證件,不用簽本票,只要填一張單子,我們就租走了四台腳踏車,有被信賴尊重的大好感。

咱各選一輛有緣的鐵馬,為了放背包和DV,淨挑菜藍車,接著頭也不回地就上路了。

18公里的拼布之路!我要來征服你了!

說時瀟灑那時汗,我們才發車五分鐘,就決定喝盞茶歇歇腿。

這是丸的意思,她怕接下來路上沒東西吃,所以堅決主張覓食先,縱然路邊這家小店只有賣涼的,我們仍衝進去坐定。「今日特別Menu」上面有草莓聖代,我們點了,店員卻說抱歉,現在不是產草莓季節,靠,撞上國際莊孝維集團美瑛代表。我賭爛巧克力,只好改吃楓糖聖代。嚐一口,唷!好青年!看不出來還挺讚的喔,濃純香冰淇淋配上碎核桃、楓糖漿、薄荷葉,有軟有爽脆,又甜又清香,相處融洽,耐人尋味。這成為我在北海道最佳的冰淇淋經驗。

我嗑完了聖代,花卻還沒進來,她的冰淇淋已經融化,爛成一杯南寶樹酯。丸出門對街大叫:「小花!回來!」像娘趕孩子回家吃飯。花真的很妙,放棄冷氣頂著豔陽過馬路去拍向日葵。

這不是偶發事件,花是科班出身的攝影,任何動靜都有感想,角度,構圖,意境,喬個半天,我們一列同行,她常常瞻之在前,忽焉在後,不知在什麼時候就脫隊不見,一溜煙地跑去拍照。有賴她這習慣,路上景物鉅細靡遺,全在她鏡頭裡,我更差勁,有時相機沒電或記憶卡爆了,就會指著目標跟花拜託,勸花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食罷奶製品,就當真上路了。


單車遊美瑛,比開車多花三四倍時間,累歸累,卻也保證樂趣加倍。

隨性所致,走走停停,可為奇花異草七嘴八舌,為蚱蜢蜻蜓大驚小怪,窮盡大塊綠野,目極金黃丘陵,小麥田馬鈴薯田玉米田,親子樹七星樹肯和瑪莉樹,順風時陶陶享受排空御氣,爬坡則緩緩消磨白雲藍天,雙腳兩輪十八公里路,換感想二字痛快。

注意,是痛且快。我太輕敵了,完全沒做防曬措施,不但烤得面如關公,脖子後面也燙得吱吱叫,用手指頭碰一下都嫌奪命。反觀花,全身包得跟養蜂場農婦無異(也像街頭遊行的公娼),寧可把自己全身泡在汗水裡也不願意擁抱陽光,也需要超人的毅力。


寫作日期:25/Aug/2004

給一指 給一屎




肯和瑪莉開餐廳惡評如潮!稻草球殺人事件!冰牛奶好鮮!哈蜜瓜好甜!但混著糞味!臭媽再現!還有還有!吃到想翻臉的XXL居酒屋!到底是怎麼回事!且待下回分解。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