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五日,旭川。

話說我們在寶島先花8900元新台幣買了7天的假周遊券,來到本地車站要兌換真貨。周遊券(或稱阿姑券)就是火車通行證,日本鐵道局駛出來的都是黑心火車,不管指定席(對號入座)還是自由席(隨便亂座),票價都殺人貴。

所以,身為一個有為的外國人,都被建議先在國內跟旅行社洽購阿姑兌換券,再來日本換發正式的通行證,對偏好無限次操火車的短期旅行者來說,稍稍,些許,比較,划算,一丁點。

阿姑券封面意外華麗,有東瀛浮世繪般的澎湃海洋,浪花還會閃亮,我們這些老外每到一站,對站長亮出阿姑券閃一下就能通關,像LAPD出示警徽那樣。

花此時默默地研發了一則令人雋永的小故事。她在「周遊券開卡表單」上的「啟用日期」一欄,工整填下出生年,月,日,又在「護照號碼」一欄,率性地發表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字號,讓站務人員一個頭七八個大,焦慮到爆炸。

車上查票員的制服很噴飯,淺土色的麻紗,似乎不管高矮胖瘦都統一one size,看起來像身上罩著開洞的床單。車抵特定站(非終點站),還會反方向開,沒料到火車也跳花式恰恰,只見當地人像中邪一樣,突然全體起立,熟練地把座椅轉向,據說這樣才不會暈,對我完全無差別,因為我在吃東西。

丸千里迢迢帶來東京特產,香蕉蛋糕,小海綿糕包藏又濃又軟香蕉泥,餡兒很甜,卻非常好吃,姐才吃一條糕,甜到舌頭抽筋,只有我捧場,一連幹掉三個。

經過駐日代表丸的精算,我們得從最遙遠的地點玩起。本來想去網走,但它實在遠過頭了,所以我們先到美馬牛,那是一個鄉下地方,介於富良野和美瑛之間。

火車一路晃到轉車地旭川。凡要到富良野或美瑛玩耍者,必經旭川,消耗等車的呆時,我們一干永遠飢餓的難民,決定出站吃連鎖「味之時計台」拉麵。

江湖有傳說,時計台的味噌拉麵是「札幌味噌拉麵的標準」。在吞下1024日元超大碗綜合味噌拉麵及丸額外惠我的叉燒並喝乾如汪洋一般多的湯湯水水後,我有了新的體悟。傳說這種事,是說不準的。還是應該說,我把札幌拉麵神話了,以致真正到口只有一個雲淡風輕的感想:「吃起來像拉麵。」

怪不得,丸之前一再警告:「你們想吃我就帶你們去吃,只不過我覺得餿叟。」說話挺實在的。不過,後來毀滅倒數7天內,我們竟吃到另一家更餿叟的拉麵店。


往美馬牛的路上,車廂充斥學生,有的專心在算三角函數(後來活生生睡著了,令人欣慰的下場),有的則三五成群哈拉打屁。恰巧同時有三組少女團體在玩弄大頭貼;仔仔細細裁下大頭貼,黏在小剪貼本裡,你傳給我,我傳給他,他看到大頭貼裡的某人哎呀叫一聲,你再插隊搶看,偶爾福至心靈,大家咯咯咯笑成一團。我覺得很恐怖。一來,A5開的小冊子頁頁塞滿密密麻麻的七彩人頭,有點噁心,說不定拿遠一點看,會意外出現3D畫面(比如,出現另一個陌生的大人頭);二來,少女黨員中,有些人面大王花相映紅,我還以為是穿海軍服的職業摔角手,這樣出類拔萃的姿色拍出來的大頭貼,是有什麼好值得禮藏十五年如數家珍咀嚼回味的?悶啊。

誰知道,電車痴妹外型怪誕之餘,還會發出惡臭。本來大家在熱烈聊著旺福樂團有多好笑,姐和花突然使出移形大法,彈得老遠,我還奇怪咧這兩人不合群,後來我也聞到那濃得化不開的氣息,在國光客運小便斗燉臭豆腐差不多就是了。後來抓到兇手,是一位穿道姑鞋的阿桑,而她的腳晾在鞋外。經實驗證明,當她把腳放回鞋中,奇味退散,所以人一定是她殺的。我們都好害怕呼吸,不斷施掌風陷害彼此,坐在道姑對面的男士竟然睡得香甜,果然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

到目的地,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車站往旅店的路滿是飛砂走石,入夜飄起小雨,我們幾個下里巴斯,更正,下里巴人,逆雨走在漆黑的鄉間小路,像後有追兵(誰啊)一樣,大家都在疾行。好在,不到一分鐘就走到龍門客棧,是間青年旅館。一反戶外陰森,室內燈光佈置裝潢均十分溫馨,重點是冷氣無料,住一夜約台幣一千多元,這種行情在日本,簡直便宜得像偷來的一樣。屋主是一對有品味的夫妻,硬體設施超乎想像地優良,公共浴室洗手間都很乾淨,令人大大滿足,我們一住,就他馬的連住三晚,堪稱阿莎力。

第二天要騎單車,在丘陵地騎單車,在丘陵地騎18公里單車。會不會迷路呢?會不會爆胎呢?會不會像今晚失策下雨呢?我幾乎夜不成眠,只睡三小時,睜眼到天明。

寫作日期:22/Aug/2004

給一指 給一屎

老天!凌晨兩點起床是要幹嘛?捲筒衛生紙比蟬翼薄!泡麵有巨大花輪!美瑛車站有綠野仙蹤?不用付錢就把腳踏車騎走!天上人間冰淇淋!好多怎麼寫得完!且待下回分解。

收看續集:【第三回】清晨即起美馬牛 一統江山冰淇淋》

相關報導:【北海道】美瑛拼布之路(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