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即墨,我是郝即墨先生,沒人愛我。」

初夏伊始,我不斷聽到郝即墨(Lonely)的消息。

其實我認識他滿久了。還記得戴奶罩女士(Deborah Cox)自爆她曾跟郝即墨先生(Mr.Lonely)交往過,睡在他臂彎沒體溫,聊天時他都在打混,她只好很無助地到公園釣人,結果釣到了曾南仁(Real Man),她決心轟郝即墨出門,並惱羞成怒地撂狠話:「我才不會當你的郝太太呢。」

鄉下的祖媽(Patsy Cline)也告誡,如果你跟郝即墨相處七天七夜,你就會變成郝即墨(7 lonely nights make 1 lonely me);他很惹人厭,把他趕走了,還會易名再靠近你,貓腿擅抖的老王(Elvis)就很惶恐地問:「今天晚上你變成郝辜丹嗎(Are you Lonesome tonight)?」法庭餘生白鼻心(Michael Jackson)還當面拆穿郝即墨的臥底身分:「原來你不是阿龍(You are not Alone)!」

這個心術不正的郝即墨並非山東即墨人,最近他在地球的新樣貌是黑人。A而剛(Akon)一首簡單的歌碎碎念至少五十遍「我是郝即墨」,從收音機、電視、網路蔓延一片摧枯拉朽的咒怨,幾乎淬煉為一種幽冥威而剛,讓寂寞膨脹再膨脹。

某天我打電話給個智障朋友,待機音樂又冷不防地竄出熟悉的混帳在仰天長嘯:「老子就是郝即墨、郝即墨啊!」我終於火大了。我又不是打給你,你放鬆一點,讓大夥喘口氣成嗎?成嗎!

這才驚覺,從頭到尾在緊張的人是我。郝即墨根本是惡霸,較林志玲墜馬更讓人憂心,比張錫銘還令我害怕。

大陸傳奇小曲《老鼠愛大米》飛天紅,恐怕真正關鍵是老鼠。鼠輩多偉大,成就了什麼尼(Walt Disney),連彈丸之地台灣都要為他發行老鼠郵票,小不拉機的香港還要在他辭世四十年後蓋座老鼠大樂園。「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似未言盡,人人喊打賞才是。

所以《郝即墨》此歌之亂耳,愛恨交織的理由都在那隻鼠,花栗鼠。那個什麼尼是貨真價實的鼠界翹楚,花栗鼠好像也是他養的,在卡通片裡以高八度神經質的嗓子叨叨絮絮,直到穿水手服卻忘了穿褲子的唐氏鴨發瘋厥過去方休。

花栗鼠的豐功偉業不只欺負鴨子,牠們組織過三重唱(The Chipmunks),唱些聖誕歌、口水歌、瞎咪哇歌;九三年兩個西班牙怪叔叔(Los Del Rio)祭出一首《嘿!媽可憐吶》(Macarena),寰宇轟炸排行榜整一年,就在大家聽出腦漿,期待過平靜日子時,花栗鼠還拿來借屍還魂,翻唱成就更勝原作,直通舞廳台客的心海電波,只聞前奏便條件反射地伸出左手再右手,摸摸腦袋又叉腰。

我早看穿郝即墨(或者Akon)的懦弱和陰謀。他把枕邊人(例如Deborah)趕跑了,堂堂一個大男人空虛了,不好意思自我介紹似的,硬拖個花栗鼠幫腔,畢竟人家比較討喜,撒嬌容易被原諒。你一句「郝即墨」,好吧,我就跟一句「郝即墨」,喋喋五十遍「我是郝即墨」耗到底,我便清楚看到寂寞杵在眼前,敢情那迷你的、淘氣的花栗鼠永遠不知自己可喜可愛之餘可怕又可惡。


郝先生



郝太太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