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APR 2006


在布拉格翌日,是放牛吃草日,桑妮‧黃、安迪‧劉,和朱門恩怨(Dallas)來的黛比‧符結夥亂闖。

先在舊城廣場填肚子,從小在美國唸書的黛比,說起中文來也是嚇嚇叫地好,她不嫌委屈地跟台灣土包子練習國語,令人動容。但也許我們嗓門太大,引起一旁有位乾乾癟癟,疑似大陸人的男子一直虎視眈眈盯著我們。

後來他忍無可忍,大膽開口搭訕:「你們是從台灣來的嗎?」

真相大白,這位看起來健康堪虞的奶泡‧林,來自同鄉,原先的遊伴行腳歐陸滿月後分道揚鑣,只剩他一人繼續海天遊蹤,他好奇追問:「你們多大年紀?」

30,29,26,每個都比他老,剛退伍的奶泡震驚導致結巴:「什什什麼!剛剛偷聽你們聊天,我我一直很自信大過你們,天啊...。」

桑妮給他一個「孩子,這就是人外有人的道理」的堅定笑容。

奶泡年紀輕輕第一次出國便豪華克難式橫掃歐陸,堪稱可造之才,重點是低估了大家的老命,前途不可限量,決定收他在羽翼下,一起飛去瞧瞧大橋。

路上哈拉的moment,奶泡隨時會凝結,像爬帶那樣整個暫停,說不出話來,後來他解釋:「不好意思,太久沒跟人說話了,要慢慢整理才知道該說什麼。」聽得我有些害怕,我知道當兵會變笨,原來旅行也會,不可不慎。

查理大橋是個很值得拍紀念照的場合,於是黛比掌鏡,技術指導我們擺波士,留下了這張「東方三閒士」。



給一指 給一屎






【橋邊花絮】

旁邊其實有一個杯杯心事重重地注視三賢良久,我們表演完他也沒給錢,這是不太禮貌的事情,請你下次不要這樣。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