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壞話要當面講,好話要背後說。」

親暱生狎侮。越是熟的朋友,越容易僭越冒犯,越不可能讚美鼓勵。

今天你關心在乎一個人,他就算臉書更新了「拉屎成功」,你也會按讚。表面上聲援他健康的排便生活,精神上則鞏固了健康的友情關係。這一讚不為臭屎讚,是為臭味相投而讚。

當然也不能花枝亂讚,看到「爸爸住院了」也按讚是白目。但交情好到死生契闊等級者,他按你「爸爸住院了」讚,你不會動氣。你自然會設想這讚表示「noted」僅是「知悉」,接著下班載你去醫院探病的人就是他。

不知道別人是怎樣,我是個沒信心的人,親朋的肯定是我莫大的力量。我喜歡跟足以信賴的團體分享微不足道的成就,藉對方的反饋讓我知道自己可以,從他們的建議使我修正老身不行。這角色通常也由伴侶擔任,然單身六年。我什麼都沒有,只剩親朋。

"If you value friends by how they meet you needs of compliments, eventually you'll find yourself rounded by ass-kissers. And guess who's the ass then?"

但鳳鳳這番話若當頭棒喝也如醍醐灌頂。「如果你從恭維滿意度來界定友誼,最終只能留住馬屁精,屆時誰是那個屁?」是說身為屁精已經夠被污名了,淪為稀滑的屁不禁令人更加警惕。

以致於日前當鳳鳳公告他第一次賣出歌詞版權時,我壓抑著逢迎諂媚的賀喜之情,左手拉住右手強忍了有一分鐘之久,最後覺得媽的我替他開心按個讚是會死喔,於是就按了。

按讚之後的我像置身在阿爾卑斯山展臂轉圈,群峰因為真、善、美而甦醒過來。

按。按讚是多麼正經的作為,多麼正面的能量,臉書擺上那個讚字就是要你按的。他生日,按讚,去祝福他;他想死,按讚,去逗笑他;他打卡,按讚,去那會他;他貼照片,按讚,去品評他胖瘦;他喝醉了,按讚,去譴責他偷喝;他出國玩,按讚,去唾沫他太爽(或勒索他帶禮)。

只要你愛讚,請你逢人就讚;壞話要當面講,好話要背後說,讚要反正都按。按讚沒有多言重,但某種程度來說是頗具威力的支持。

一旦認為支持一個朋友也是拍他馬屁,其實你們根本就不是朋友了。

不善按讚,沒問題,友情本來就不用膚淺俗流至此,但膚淺流俗卻往往發酵在我按了你讚,不按他讚。他甚至會覺得我每次按你讚很噁心:「拜託,拉個屎有什麼好讚,一群白痴。」他必定也感受到,其實我們根本就不是朋友了。

根本就不是朋友了,有個比按讚更藝術的方式,就是按刪除。試過,一樣有置身在阿爾卑斯山展臂轉圈,群峰因為真、善、美而甦醒過來的清新感受。一併推薦。

基於最近實體世界(當面)的朋友在虛擬世界(背後)輪番讚我,受寵若驚之餘也著實被鼓舞了,在低潮的海面攀到高興的浮木,隔天上班還哼著輕快的歌,其效妙不可言,遂結文誌之。真的,我喜歡你。謝謝當面講我壞的人,滿心感激背後說我好的朋友,更珍惜你橫豎不論就對我按讚。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