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暑假去日本北海道玩,發生了不少重要事,其中一件,還真的一件喔,是買了一件深得我心的T恤。

話說在美馬牛農場,丸指點我注意一位不尋常的路人:「快看!他穿了奇怪的T恤!」

「挖靠,好好笑喔,熊倒?什麼跟什麼啊?噗挖哈哈哈。」我一邊訕笑那人穿的衣服圖案真他媽的秀斗,一邊情不自禁地走進紀念用品店,暗自發誓要找出一模一樣的T恤帶回台灣。

卻,沒找著。丸拍拍我的肩膀,以莫名的自信亂開支票:「放心,這種鬼東西一定是北海道限定的,還有機會。」

皇天不負台灣人,最後竟被我在離開北海道當天的千歲機場販賣部買到。

那是一件藏青色的T恤,以類似堪亭流書法寫上筆風蒼健的雪白漢字「熊倒」,下面還有熊形和人形的血紅剪影,呈現豬木與馬場對峙的緊張氣氛。

返抵國門後,每每穿這件可笑的T恤見客,都會遭人質疑:「喂!什麼是熊倒?」

八戒!不得無禮!我心中吶喊。

有些幽默一旦說穿便乏味了。我跟熊倒之間的默契,是不能被解釋的。我們是因為有莫可言喻的連結,才會在一起的。

但好與人為善的我,還總是瞎掰釋疑:「因為俗話說,靠人人跑,靠熊熊倒,靠自己最好。」

說完的收場,通常是冷場,讓大家都很難做人。我心底不大舒坦,覺得熊倒遭世俗侮辱。你們懂什麼,就是因為你們不懂,這輩子都買不到這麼優質的T恤。

前晚去喝酒,又不小心穿了熊倒衫出門,有沒有這麼不小心啊又遇到朋友提問:「喂!什麼是熊倒?」

「因為俗話說,靠人人跑,靠熊熊倒,靠自己最好。」

不知道是酒精作祟還是百威逞威(這兩者是同一種東西吧?)靈感泉湧的我竟然又接一句:「或者是來自,熊倒猢猻散。」

K要笑不笑地看我,挑釁的眼神訴說著「再來啊,有本事再來啊」。

於是不知道百威逞威還是酒精作祟的我,非常好強地又吐出第三版解答:「讓高熊倒下。」

「不要再逼我了!」說完我就倒在椅子上,藉酒裝瘋怒吼:「我不想再說!掰不出來了!沒有就是沒有!」

那個作惡多端的K開始拍起小手,為一場機智問答下了結語,也為這則網誌起了濫觴:「很好,你該為此來一篇blog。」



人一起倒

【同場加映】


超人氣小白熊Knut(左)!右邊是誰一點都不重要。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