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ge.jpg
david.jpg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超潮攝影家-大衛拉夏培爾亞洲巡迴首展」擺陣出大衛從古至今為數可觀且具代表性的作品,不含MV與電影就林林總總達250件。

有幸於去年(2009)12月4日參加他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演講,親炙大師風采的感想近乎黎智英的座右銘「虛懷」,他虛懷到令人愧咎的地步,即使演講現場簡報系統出了問題,疑似電腦記憶體不足多次嚴重延遲影像與聲音同步播映,主辦單位對此一言不發,反而是他頻頻向聽眾道歉,絲毫沒有大牌合理動怒的跡象。套句同席友人H的話:「本來以為大衛是個瘋癲神經病,結果看本人竟然溫文儒雅挺親和良善。」

情感上我對大衛喜愛至深,但同時在理性上察覺他永遠在玩同一套把戲,不外乎天堂/地獄、死亡/新生、愛耶穌/敵基督、物質化/反商業,還有慣性的仿古以及無限暴露的胴體。只要隨機看他作品超過三幀,相信任何人都會產生「有錢好辦事」的嘆服。他的構圖陳列,鈔票的堆砌居功厥偉,但不可否認,能將鈔票堆砌得懾人,把俗豔調教得有品,令美學的樣貌更親民,實屬他為天下第一人。至於他耽溺重複自己,傻傻的粉絲我相信應該只是過渡,畢竟他是少數難得有覺醒意識的藝術家。據他在演講時供稱,他曾因為走不出商業攝影的迷思,躲到夏威夷毛伊島(Maui)務農近兩年,成天茹素,與蚊子、灌木為伍,這絕非事業有成、慣於呼吸銅臭的攝影師願意犧牲反省的體驗,他躬親力行。

鑑於他在台北的展出與講演素材大多重疊,在此消化他的演說內容,添寫如下。筆記十分草率簡短,僅登出自覺有趣的片段,對我來說認識他舉足輕重,如果能對你產生些許化學作用,不失為在他美麗作品外的另一樁美事。




●火

大衛於1998年為《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拍了一組瑪丹娜(Madonna)寫真,後來這組照片也收錄在她1999年發行的音樂錄影帶精選輯《Madonna: The Video Collection 93:99》。其中一幀《紫龍,火球與瑪丹娜》(Purple Dragon, Fireball and Madonna),左上角的那團「火球」不是後製上去的,現場真有工作人員躲在鏡頭外朝著瑪丹娜發射火鳥功。大衛有鑑於世人都批判他的作品過度依賴電腦修圖,他聽了老大不爽,就反骨起來想證明些什麼。一般人在太歲爺頭上動土就很有guts了,大衛決定在瑪丹娜頭上玩火。他在紐約攝影棚內花了很多功夫遊說,她雖不能理解最後還是屈服了,但不虧是老娜,她笑咪咪地留下了一句但書:「要是燒到我啊你就死定了。」

他對電腦後製的依賴與警覺同時產生在80年代,此番台北當代藝術館在參觀動線最末端有展出一張他早期作品,主角是背負一雙巨大翅膀的男性扮演天使,他表示:「如果依賴Photoshop,我大可以事後加工貼上那些羽毛,但是我沒有,男模是真的背著翅膀,我再用電腦處理掉兩肩上的帶子。」

madonna.jpg
angel.jpg





●風

2005年義大利版《Vogue》有一套八張出自大衛手筆、風格前衛的時尚攝影,名為《毀滅與災難》(Destruction and Disaster),畫面中精緻妝髮的閃亮模特兒與殘磚剩瓦的破敗背景形成強烈對比。同年8月,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以每小時233公里的風速登陸美國,重創路易西安納州的紐奧良,該市幾乎被海水完全淹沒,全美總死亡人數近700人;維基百科還記載,紐奧良市9月1日出現了無政府狀態的混亂局面,劫匪們公然當著警衛隊和警察的面大肆燒殺搶掠和強姦。大衛說:「卡崔娜風災當下,這本雜誌就大剌剌地擺在書報攤。儘管拍攝作業早在幾個月前就完成了,但大家看了都很難受,我也非常過意不去。」照他的說法,這組作品也成為他在時尚雜誌界的絕響。

他的時尚攝影處女作是1994年Diesel牛仔褲「海軍男同志接吻」廣告,也就是說若沒變掛,他與整整奮鬥11年且成績斐然的時尚攝影界分手了。卡崔娜真是害人不淺。

the_house_at_the_end_of_the_world.jpg
diesel.jpg





●水

時尚預言天災這般諷刺的事件,影響大衛至鉅,他隨後便拋下一切,跑去夏威夷歸隱山林,他沒帶手機,連經紀人也找不到他。再回來時,他拍了好幾組「水災」系列,包括與《聖經》角色同名的現代人滅頂陳屍、象徵人類文明累積的教堂與博物館淹大水,以及巧妙結合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和傑利柯(Théodore Géricault)名畫的超長幅災民眾生相。坦白說我覺得他此時的作品就明顯疲乏,概念老套個極,但站在「吾道一以貫之」的角度,仍有可觀之處(粉絲模式啟動)。




●漢堡

2005年之於大衛彷彿是頗具衝擊的一年,除了風災啟示錄,該年他還為五斗米折腰,違背自己的心智與良知執導了漢堡王(Burger King)的電視廣告。他不吃肉,他討厭速食,甚至早在他2001年一系列摻雜反商業省思的義大利《Vogue》雜誌高跟鞋專題,就有一張滑稽經典《漢堡殺人》(Death by Hamburger),照片中一個巨大的充氣漢堡象徵性地壓死了鳥仔腳的女模特兒。但他竟然為了錢為了錢為了錢為了錢,向漢堡王低頭。好矛盾,矛盾到快把他逼瘋了,以致在他2007年「還俗」後的非商業傑作《大洪水》(Deluge)中,他氣到把漢堡王招牌打爛扔到水裡,還派小狗騎在上頭。XD


death_by_hamburger.jpg
puppy.jpg





●小孩

大衛愛小孩(或者該說愛小孩象徵的意義),從平面、MV到裝置藝術,嬰兒與童子散見形形色色作品。他的紅粉知己高雪倫(Sharon Gault),暱稱「化妝媽媽桑」(Mama Make-up),曾是瑪丹娜貼身化妝師,也是在他1998年《i-D》雜誌時尚攝影專題中那隻躺在宛如保險套透明膠囊裡的「寂寞裸體娃娃」,當時她未婚懷孕。1999年他導演魔比(Moby)《Natural Blues》,MV中扮演天使的克莉絲汀娜蕾琪(Christina Ricci)最後舉高高的嬰兒正是雪倫剛新鮮分娩出來的女兒(類似的投胎戲碼也在他為布蘭妮Britney Spears執導的《Everytime》MV中搬演)。此檔台北當代藝術館鎮展大作《大洪水》裡,雪倫抱著女兒一起「上前線」,雙雙全裸入鏡,圖左數來第三對親子檔就是她們母女。

Mama_Makeup.jpg
在肚子裡


在別人手中

baby.jpg
在自己懷抱





●致敬

雖然大衛在顛峰時期主觀創意奔放,但他始終沒忘記啟發他的三位偶像與精神導師:米開朗基羅、安迪沃荷(Andy Warhol)和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安迪沃荷領大衛入行,在大衛還是青少年時就進了安迪沃荷主辦的《Interview》雜誌擔任攝影師。大衛招認自己「沉迷於大塊顏色」,但展出他為恩師拍的寫真卻是黑白的,這張照片也恰巧是安迪沃荷生前最後一張照片;安迪沃荷著名的普普藝術作品,也被門生大衛拿來惡搞,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和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Taylor)到了大衛鏡頭下,全成了「人工奶姬」阿曼達(Amanda Lepore,這位以醜怪聞名的變性人算是被大衛一手捧紅,她擅長朝他發射貌似蒙古包的木蘭飛彈)。

大衛的台北演講會兩個小時,他以近20分鐘的吃重篇幅獻給麥可傑克遜。他開場就為故人辯白:「麥可沒有罪。」接著他娓娓道來麥可多麼純真善良,及其音樂才華如何帶給他直接且深遠的影響。最後他播出一段簡報式的自製MV,畫面來自新作《大洪水》和他快門下的「大天使」麥可,配樂則是麥可如聖詩般的老歌《Will You be There》。我在觀眾席眼見那精雕細琢的災難布局下各自徬徨、憤怒、憂傷、恐懼、絕望的素人特寫,盈耳第一句歌詞「擁抱,像約旦河般擁抱我」,眼淚就簌簌地落下來了。大衛拉夏培爾完全說明了流行文化足以移人的魅力,也佐證了自己在流行文化中的位置,那是我抬起頭來看他的位置。



(完)

【相關報導】●部落格舊文:大衛王 ●台北當代藝術館官網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