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in-call-poster-01



1986年有一部舞台劇改編的電影《晚安母親 'night, Mother》,小六的我是跟媽去錄影帶出租店,指名要帶那支VHS回家的。貌似有什麼尋短的預謀並沒有,只是單純喜歡它故事大綱:女兒跟相親相愛的娘表態,「天亮之前我要自殺,誰都別想擋路,誰都別想」。

「我才不要看這種可怕的電影咧!」我媽說。於是就我一個人環抱著自己的腿,在電視機前看完這不斷叨絮、反覆辯證、擠兌情緒、壓迫關係,緊繃到快爆炸的九十分鐘,最後女兒一個俐落的側身滑步反鎖閨房,扣下板機,崩潰的老娘西西史派克臉貼著門聞槍聲一「碰」。全片終。記得當時我看完還在小客廳起立鼓掌。

日前我在院線看了2011年就發行的一部好萊塢電影《黑心交易員的告白Margin Call》,它帶給我的感受,有這麼一時半刻是貼近《晚安母親》的。只是立場換作女兒跟媽說「天亮之前妳必死無疑」,然後看華爾街金牛座的媽媽桑如何不斷叨絮、反覆辯證、擠兌情緒、壓迫關係,在緊繃到快爆炸前,斷尾求生。所謂先下手為強,必要時抓女兒去掄牆,也是合理的事呢。(當然這只是個比喻。)

_______________以下有雷分隔線_______________

 

喜歡《黑》片身兼編劇的導演,故事幾以成雙捉對的兩人談話展開,唇槍舌劍不見血,娛樂感竟也超越動作片。因為只憑封閉空間下簡單人物的交鋒,就要推衍毀天滅地擊垮全國的金融風暴,那些要角就得找真正不簡單的傢伙來詮釋,才能反掌劈雷,也才能服人。

這也是《黑》片最最最絕之處,卡司強也就罷了,還按經驗值多寡、戰鬥力強弱陸續翻牌,以小浪推進大浪、一山高過一山的出場序滿足觀眾意料之外的特殊期待。

電影伊始就在裁員,我們先看到嫩呆的「花邊教主窩囊丹」

深沉的「超能壞英雄賽勒」

再來是英系白眉奸角Paul Bettany


看到他下手砍的是溫和的戲精Stanley Tucci

接著溫和戲精就跑去罵資深女會計幹你娘,她是幹過桃色交易的Demi Moore

當然他們之上有個玫瑰風情犀利gay-Kevin Spacey

能讓此位奧斯卡影帝暨玫瑰風情犀利gay聞之喪膽的大魔頭又是誰?會議門一推開,半夜搭直升機趕來紐約斬草除根的正是另一個奧斯卡影帝Jeremy Irons

噢,還有一位高階主管還負責脫衣賣肉:和Stanley Tucci一起演過《穿著Prada的惡魔》的Simon Baker,這兩位同片亮相還會奏起弦外謎之音:對呀對呀,這群人一直住紐約沒錯沒錯。

遂觀《黑》片另類得感,演員一旦有了幾部作品後,他露臉就不再是單一的皮相,而是複合式的衝擊。我們憑他過往作為、走紅程度,產生過好惡、摻雜著評價、累積起印象,所以再在任何新作品中見他,他所造成的視聽影響絕不囿限於該片角色,甚至帶來根本不存在的妄度。也就因為如此,《黑》片人物依策略出場併發出文本以外的奇趣,像我,心被揪著揪著直到見了Jeremy Irons入鏡,那種瞬間的歡暢驚喜、踏踏實實的滿意應該絲毫不見於劇本,但作者就是要告訴我們,放心,Jeremy Irons壓得過Kevin Spacey,甭說一兵一卒,他會把整副棋都吃得死死,經濟蕭條的罪人王八蛋非他莫屬,別忘了他之凶殘,殺過辛巴的爸爸木法沙。

莫名地,聯想到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少》片國際版預告片釋出後,更確定演記者的陶比麥奎爾被換角無誤,所有戲份被剪,預告中出現的記者顯然另由二二六六的小演員頂替。本來怎麼都猜不透陶比被砍這事兒,人力物力財力都使下去了,臨門一腳,全數放棄,一定「有事」吧?

但看完《黑心交易員的告白》,我得到了自以為是的假說。陶比是國際級好萊塢巨星,他是第一代蜘蛛人,他那張臉很多時候,是被人指著鼻子直接叫Peter Parker的。你要一部寶萊塢卡司合力演出好萊塢規模的電影,片中氣勢能壓印度新人的是印度中生,能抗衡印度老牌的是禽獸畜生,但要是出現一隻亞美利堅的超級英雄「蜘蛛人」,即使陶比麥奎爾這次不過擔個小不啦嘰的奈米角,他一下就能把觀眾期待提昇到蜘蛛人的高度,弦繃成這樣,接下來是要如何輕彈?倒可以確定隨後出場的印度演員,保證每張臉都蓋不過蜘蛛人,該不該刪?刪。

不刪也可以,除非啦,Peter Parker被老虎咬到、基因突變成Richard Parker。或者Richard Parker最後開口說話了,是由Jeremy Irons配音。顯然,上述這些才是真正「根本不存在的妄度」,呵呵。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