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2008 Update芒果忘記他的部落格密碼,無法再更新,喜歡他的鄉民請不吝在這篇留言,鼓舞他東山再起。




「你新聞台需要做點宣傳。」我對芒果青建議。

他斷然回絕:「不用,我是隨緣。」

「屁,我有一張草稿,你幫我著色,我把成品放在《天外飛來巴斯光年》上,幫你的《芒果肝》打廣告。」

「憑什麼幫你著色?」

「求求你。」我不能說這是互利。

「好吧。」我熟悉愛畫畫的人的通病,就是手癢。

「但是,你這張草稿很噁心,像Gay。」芒果說。

「會嗎?他有可能是個很騷包的異性戀。」

「嗯,有什麼特別需求?」

「這人右手有一點小兒痲痺,幫我均衡一下;看起來胯太低了,提高一點;還有還有,左手握拳沒什麼意義,要不要加把刀子什麼的?」

「那不是我的問題,我只負責著色。」

可惡。

「那我希望顏色有平塗效果,鮮豔一點,看過林政德《Young Guns》彩稿嗎?就是那一種。」

「不要,很麻煩。」

「欸,等等,你的臉部光線很怪,像《七夜怪談》。」我在半途插嘴。

「懂什麼?這是藝術,時尚界都是這種光線。」

「好啦,隨便。」

他當真太隨便了,最後竟然讓一個堂堂男生,穿上紅褲子。

我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圖,吃了一驚。「老天爺,這樣會不會太Gay?」

「不會啊,他是個很騷包的異性戀。」

10/01/2003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