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攻KLOSE(左)和得分PODOLSKI互敬頭鎚道賀。


從沒看過這款高潮濃縮的比賽,才喝口啤酒,沙發都沒坐熱,PODOLSKI便在十二分鐘內連射兩次。

我亂叫一通,不是「喔」,就是「喔喔喔」,再不然就是「喔喔喔喔喔」,偶爾摻雜「MY GOD」,或「會不會太快了,哇哈哈」。鄰居該不會以為我在幹壞事吧。

同穿黃衫卻差巴西遠的瑞典隊,肚子很餓的樣子,吃黃牌吃上癮了,可以說「用生命吃牌」。


發燒(左)、喉嚨痛,請用瑞典製藥,先研究傷到身體,再講求療效。


鏡頭仍對卡恩無限悲憫,每次照他都有柔焦似地楚楚可憐,「卡恩臉」就快代替「苦瓜臉」了。例句:「振作一點,不要成天擺那一副卡恩臉。」或:「他有志未伸,滿臉卡恩。」


German goalkeeper Jens Lehmann(R) seems to be Oliver Kahn's traumamaker.



OS:「香蕉你個香蕉......」


總之啦,十六強是應該底,德國萬歲。


(記于犧牲數場派對孤獨在家守電視之6月24日周六夜。)



給一指 給一屎




【柚子點菜】

小巴和老卡同猿同種地神似,柚子,妳該不會是Mrs.Kahn的妯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