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沒有提過,家父好像是第一屆全球冷笑話大賽冠軍,暨聯合國胡說八道委員會榮譽主席。

5月31日,不到肛門不拉屎的我最後一天在職,揣想生於斯者葬於斯,於是自動加班,珍惜我和公司筆電的最後相處時光,開始網路報稅。

第101次忘記戶號。網路報稅系統真的很妙,竟然要戶口名簿號碼,我比它更妙,每年都會忘記。我抄起電話去騷擾雙親,跟娘說:「媽,麻煩你,我要戶號,報稅用。」

「什麼?哪有這種東西?」媽說。

「有啦,戶口名簿上有個編號,就是戶號。」明明某年五月她報我知過,現在竟然否認,我深深為晉級祖母的她感到憂心。

「你等等,你爸有話說。」電話那端先是傳來幾聲什麼什麼,接著是哎唷你自己跟他說,然後就輪爸接過了話筒。

「你要戶號幹嘛?網路報稅不用戶號啊!」不知道我有沒有提過,我爸還是盤古開天以來唯一的寰宇先知。

「要啦,二維報稅系統需要兩組號碼認證,一是身分證字號,二是戶號,可以麻煩你或媽幫我看一眼戶口名簿嗎?」身處晚上11點半的辦公室,我沒有爆起來,自覺還滿有家教的(反而賜予我家教的人有點爆)。

「奇怪,我剛才也用網路報完稅,都不用戶號啊,只要自然人憑證,去區公所申請就有了。」

「那就對啦,我比較不自然,沒有那種憑證,不自然而然得用戶號。」

「不自然啊?」

「對,不自然。」我有預感爸要瞎扯了。

「那要不我放把火幫你助燃一下?」賓果。





6月1日,嫂子在無產兆之下破水,我披星戴月趕回台中。6月2日凌晨,咱家正宗接班人問世,3250公克,母子均安,薄海歡騰。是日,哥留守隨伺妻小,而爸、媽、我三位「旁人」在醫院與自宅間來回奔波,交通路上成為親子談心時間。

聊到現在七年級功能性文盲,有時智障的程度連日常溝通都會碰壁。

我舉例:「有個小朋友啊,是個很悶的處女座,所以聊備一格地掛在我msn上,很少互相驚動。有次他敲我,問我在幹嘛。我想,難得你主動想聊,我就陪你耗一下,沒想到聊不到兩分鐘,話題還真的莫名其妙斷掉好幾回合。所以我就問,你比較寡言呴?你猜他怎麼回?」

「欸,他怎麼回?」爸媽聚精會神地黏著我的奇遇。

「他竟然說,什麼是寡言?他看不懂寡言這兩個字。」

「嘖,不要這樣子嘛,」這回我根本沒料到爸要接話:「說不定人家是寡糖。」

我深深覺得家父神經病得不輕,再爛的梗都要試著屁出一朵花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