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底下沒有新鮮鼠。


今天是鼠年初一,是十二生肖輪迴的首日,確實的一元復始,很適合寫網誌。

但現在的我身心都顯示為懶散狀態,就來記記流水帳充數好了。

●掃除

我有項出類拔萃的美德,就是不到肛門不拉屎。周六開始放假就期許自己來整理狗窩,光是撿收散布滿屋各個角落的發票,就開始疲倦。直到除夕一大早,覺悟到不能來年還住在福德坑,終於火力全開清理門戶,但光是把太久沒用而結成石頭的海綿拖把泡軟,我就等到疲倦。動手施工時聽到iTunes放出Enchanted的《Happy Working Song》,我竟然還會哼兩句,但離奇地接著亂哼Snow White的《Whistle While You Work》,還吹起口哨,我上輩子是迪士尼公主嗎?(大驚。)最後奇蹟似的,我完成了壯志,成績差強人意,雖然雜物還是鋪滿床,髒床罩還是塞滿洗衣桶,但至少觸目所及洋溢著新生活運動執行痕跡,連浴缸馬桶都光可鑑人,誠意可佩,我簡直就要誤會自己是愛乾淨的人了。

●團圓

不孝的我,讓老爺爸媽兄嫂上台北吃年夜飯,很奇怪的逆向操作,但是老人家的意思,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勞苦功高的大舅在兄弟飯店訂了酒席,早早一個月前透過電郵下我通告,我當時也迅速回報知悉接旨。但基於往年兩度在海霸王圍爐,我今年還是義無反顧跑去了海霸王,看到一堆陌生的爹娘停下筷子瞪我,我才悔悟走錯了。畢竟剛刷完馬桶就要赴宴,糊塗一下也是合理的事。兄弟擺出的菜式優於海霸王,我們11人吃了13人份,肚子漲得比有身的嫂子還難受。表妹三人有兩人貼雙眼皮貼紙,被我踢爆,但他們沒發現我有貼雙下巴貼紙。餐後送老爺哥嫂上計程車回飯店,爸媽則駕臨小窩視察,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把A片都收好。

●元寶

北方人年初一吃餃子,有禮俗包錢幣入餡,吃到的傢伙發財整年。我很喜歡這個傳統,想想連國庫都不見得有五角硬幣了,我們家每年過年都冒出10枚,還消毒過的。我吃到了一粒含錢的真元寶,可以兌換老爺御賜的百元鈔票乙張,很開心;我看表妹雲雲碗邊堆滿成山的五角硬幣,她一定有作弊,我吃到一枚都嫌難咬了,她的牙齒未免也太剛烈了。年前預購了天母很有名的魯鴨翅,還訂了主管小江蕙親製的夢幻大腸,終於在這餐派上用場;大腸專家老哥評鑑:「是老夫子(台中一家美味館子)的大腸啊!」屬狗的嫂子讚曰:「鴨翅的骨頭好好啃啊!」小舅媽帶著表弟霖霖亮相,小夥子長到180了,要去學中藥,我希望他學成後好好警告雲雲,就五行而言吃硬幣並不健康。小舅則藉病之故躲在家中,兩天沒現身,我有點可憐他,希望他好好振作,但我不宜雪中送炭,因為報紙上不好的新聞很多跟燒炭有關。

●簡訊

跟我同名撞的Andy說他屢屢收到一成不變的賀年簡訊,為此傷神不已。但不得不提,今年我收到幾封滿好的拜年簡訊,而且舊曆年的收穫多於新曆年。最早是由莊生曉夢迷蝴蝶的莊生傳來,他祝我今年「有個好的開鼠」。接著五支蔥傳來俏皮歇後語,第一封寫道「請以正確發音讀完繞口令:字,隻字,子知,子知之隻字之字」,我傻傻地默念了,下一封打開公布謎底,靠碑,「這樣你在鼠年會和老鼠聊得愉快喔」!小P則是落款很勁爆「五指山單打聯誼會副會長卸下心防給予祝福」,幹,有在暗指會長是我嗎?喝酒時阿達說:「既然無法量身訂做專屬祝辭,也不願轉寄罐頭簡訊,所以我乾脆一視同仁,誰也沒寄。」說得十分有理,我照辦了,其實另一個無敵的理由,是我手笨不擅長打簡訊,但我在這裡仍誠心祝福那些放我在心上的好友,鼠蹊如意。

●電影

我真不敢相信,今年伴我守歲的DVD是寰宇大爛片《頑皮鬼》。罪魁禍首是餅乾,啟兒生日宴時,餅乾毫無來由地遞給我一張光碟,用互相抵觸的措詞胡說八道推薦︰「巴斯,你一定要看這片,超爛的,但好笑,很難說明,真的很爛,但你一定要看。」除夕夜孤獨的我在想要看什麼碟來跨年,明明有Juno躺在包包裡,周鳳借我的冰刀雙人組也尚未動工,但我的賤手卻不聽使喚地play了頑皮鬼。不看還好,一看就中招了,確實前所未見的爛到爆。描述4個人妖包租婆為滿足私慾,開了一間專收可愛男學生的宿舍,但房客素行不良搞死了兩女,化成厲鬼興風作浪。請注意,以上故事大綱是我憑想像力猜的,電影從頭亂拍到尾,保證沒演出個所以然來,但在無聊磨人的劇情中,大約每隔15分鐘會冒出一個歡樂上天堂的梗打散睡意。豬女踩肥皂滑倒撞馬桶斃命,我笑,人妖在櫃台驚見窗外飄過女鬼後賓主易位輪人妖飄走叫女鬼幫她看店,我也笑......我因自己的脆弱感到難受,也預料由此爛片迎新,鼠年勢必險惡難渡。本來四月想到泰國玩,看過這款泰恐怖的爛戲後,很容易定論那個不祥之地充斥打鬼打拳打排球的人妖,突然不想去了。隔天初一,我招餅乾小天小布去看《曼哈頓奇緣》,餅乾在戲院竟然一度在笑到厥過去,散場後大夥還齊聲歡唱「I've been dreaming of the true love kiss」,僅此一句,其他歌詞不熟。此外,我很有使命感地從口袋掏出《頑皮鬼》交給小布並叮嚀:「小布,你一定要看這片,超爛的,但好笑,很難說明,真的很爛,但你一定要看。」

●酒精

從除夕團圓飯開始,我的生活便酒意盎然。大舅端出私藏良久的陳年高粱,人格背書「就這一瓶,留很久了,重要場合才會出馬」,但哥接話,「大舅你很奇怪,從小到大每次集會你都說只有一瓶」。初一吃餃子,配的當然也是「那一瓶」陳高,滋味還是與前晚一樣的好。中餐才小酌結束,晚餐吃拉麵時又叫了生啤酒乾將起來,殊難逆料稍後在看《曼哈頓奇緣》的當兒又收到簡訊,不是賀年的那種,是酒令,醉高級黨魁下達聖旨,要大家提早喝春酒。除了小P在鄉事父母,其他鐵三角成員皆徵召到案,也許是因為大掃除累積的疲憊,抑或頑皮鬼造成的不適遺害,又加上連續三餐沉溺酒精,是夜我輕而易舉地茫了。打從去年起,我挖掘出判別醉意的分水嶺,當我感嘆「我會單身一輩子」時,就代表實在喝多了。而昨晚我不到1點就頹然對K說:「完蛋,我突然想起來我還單身這件事。」他也習以為常地回我:「乖,你只是醉了。」然後我就很認命地坐在椅子上自溺。接著不知天旋地轉得來到KTV聽眾生高歌,我終於在看到食物端上來的剎那徹底醒了,錢櫃牛肉麵的牛肉很好吃。明年才是牛年,還好中國人沒按生肖年吃肉慶祝的傳統。包廂裡有個新朋友,他點了一首鮮為人知的歌曲,MV中晃過三三兩兩的樂團團員,其中一人竟然是他,正在我眼前拿麥克風的傢伙。這滿傷感的,身為已解散的不紅搖滾團貝斯手,長相與歌喉都比主唱佳,真是再倒楣也沒有的事了。K點了阿妹的藍天,說要獻給國民黨立委,但歌詞是「我陷在愛裡面,漸漸疲憊的臉,彷彿是退不出,又走不進你的世界,我陷在愛裡面,是誰停住時間,越過了重重的心牆,有一整片藍天」,有種違和感。他還有一首歌,說要獻給我,但我對K歌十分陌生,忘了是哪首名曲,只記得當晚連續聽到三遍陳奕迅的淘汰,我倒是很清楚,如果有誰點淘汰獻給我,我就會失手把牛肉湯潑過去。




於是,我的年假就這樣彈指消逝,初二意興闌珊帶著宿醉上班。

我並不喜歡人生總處在 getting over my hang over and over again的惡性循環狀態,新年願景始終是老樣子,轉頭有嘴可親,就欣然不願叼菸,周末有愛慰藉,就兩人窩在鼠洞子知之隻字之字,再也不泡頑皮鬼夜店酗酒;不奢望happily ever and after, forever and ever,但求來年大掃除再聞《Happy Working Song》時有伴來段duet。(馬的百年孤寂適足以讓漢子變娘。)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