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中國初體驗,上海玩七天,所獲紛雜,且依食衣住行育樂為綱,完全不照輕重緩急跳躍記之。




TAXI.jpg
K指著駕駛座椅背的警語說「你看」,我說 It's too late


就一個旅人而言(媽呀我好匠氣地使用了旅人),上海平均消費比台北高貴很多(仍是個俗氣的旅人)。相形之下計程車費率卻意外親民,據說已經漲了又漲,但現行日間起步價人民幣14元,上車還可以讓他掉頭或等紅燈、讓你剔牙或放個屁,緩衝30秒後才開始計費。

原諒我數學不好,只覺得它開很久很久才一跳,曾坐到世界的盡頭:世博遺址,80RMB與同行朋友拆帳後不痛不癢;臨別時預先叫車,直駛不毛邊陲的浦東機場140RMB,較之台北到桃園機場至少1000NTD,堪稱TMD便宜。於是乎旅居當地的台灣鄉親多半倚重這項小眾運輸工具,好比我問J:「從你家到那餐館遠不遠?」他恆常使用距離上的新單位回應:「差不多16元。」

出租車顏色不囿於小黃(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沒怎麼看過黃色的),但合法靠行車都有車頂燈。車頂沒燈者好削凱子,K和我於傍晚五點下班時間的南京西路邊偶遇之,他杵在車外無意招呼我們,問他:「田子坊去不去?」他瞪直了眼偽裝白紙一張:「什麼田子坊啊?」妙就在這節骨眼不知打哪冒出一名暗樁,徐徐靠近緩緩幫腔:「我看,這是要80元了。」80元?南京西路到田子坊平常只要20幾塊勒,跳表行嗎?且看他倆雙口相聲齊唱:「跳表我們划不來啊划不來。」直教人套句上海友人L名言,「打車嗎?我打你!」

運氣好的時候(或不想打人的時候),還能打到殘存的「世博車」,乃2010年中國於共產驕傲、資本炫耀的矛盾前提下,在明輸乘客、暗送利益的八卦後設中,助「大众車行」生出數百輛「途安車」照顧世界博覽會吸來的世界消費者,故得名「世博車」,其內裝尚新,寬敞舒適,司機都很有教養的樣子。有天與上海諸雄夜遊,其中幾名塊頭頗大,實屬諸熊,熊J一見世博車駛來就直直吶喊出心聲:「耶!是世博車!」彷彿女孩兒看到玫瑰花般雀躍,它的討喜程度可窺一斑。

所謂入境隨俗,欲模仿當地人的口吻坐一趟出租車,你可以參考範本如下。「師傅,到虹橋路、番禺路。前面大拐,再小拐進小區,第三幢(音撞)停。」意思是叫司機走虹橋路到番禺路口左轉,再右轉進社區(有門房警衛電梯大樓者屬之),第三棟樓門口停。

當然,對於一位資深路癡(或到底不過就是個中年失智)我而言,仍有其他胡作非為的說法,也就是亂報地名。此番旅行有個意外的旅伴E,他是「海上影業」時期的同事,我們不約而同離開海上後選擇到上海玩,互不預警地遊滬,途中謀遇也算是一種顛三倒四的緣份。星期六下午,咱台胞二人跳上出租車,我滿頭大汗卻異常冷靜地說:

「師傅,去可倫坡。」

殊不知E從善如流:「我還多倫多咧。」

該師傅充耳不聞亦文風不動,既沒開錶也沒踩油門,應該見過大風大浪。直到E嘻嘻哈哈改口:「海油~師傅,去多倫路啦。」方才化險為夷。


【幾多倫報你知】俗話說「一條多倫路,百年上海灘」,位處舊公共租界,租界旗上有俄、德、法、美、葡、奧、義、英、丹、西、瑞、荷等國,與加拿大並無干係。它是條文化名人街,住過孔祥熙、白崇禧、湯恩伯、魯迅、瞿秋白等故人,獨缺神探可倫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