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七日,富良野。
話說把常人終生腳踏車哩數一次騎完的我們,隔天決定來點輕鬆的,賞花。

睡個好飽,起個大早,四人幫再度出現在荒煙蔓草的美馬牛車站,發現錯過一班火車,也不怎麼悔恨,轉攻雜貨店向食物看齊,畢竟一日之計在於晨,一晨之計在於吃。本想買泡麵,但看到鮮貨,臨時變卦,決定實驗「炒麵麵包」。

試吃報告:不妙。咬開麵包一看,一節一節短短的黃色炒麵,像排隊的蛆,入口酸酸的,調味很隨便。我真是太傻,炒麵和麵包本來就是不同國的,統一等於胡鬧,就好像水餃不宜包吉比花生醬,是一樣的道理。

早膳用罷,驚覺距下班車次還有大把時間,丸攤開她在日本書店買的日文旅遊書說:「那我們去幹農場好了。」大家聽了很慌。「幹什麼都好,何苦幹農場?」經丸解釋,有個觀光農場很阿沙力,直接就叫「幹」(ガンのファム),離美馬牛車站很近,步行只消20分鐘。

走在陰間,更正,鄉間的小路上,我們巧遇美馬牛中學。丸看到疑似工友在澆花,潛行去問路,孰料「工友」是他的臥底身分,真正的職業竟然是校長!人說「校長兼撞鐘」算正常了,你看看眼前這位,暑假不回家,竟然躲在學校玩水(還不小心被我們抓到)。

跟台灣的中學比起來,美馬牛中學算是非常OPEN,完全沒有「校門」這種東西。

但它仍保有學校的傳統美德之一,銅像。

此地樹著一枚呈現「張臂暴衝姿」的野孩子銅像,跟校門口的「注意子供飛出」交通標語搭起前後呼應的美妙關係。想來一定是為紀念某學童在這裡仆街,才立了銅像警告大家吧。這是我第一次不靠丸翻譯,就能充分理解的訊息。

幹,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幹農場幹的好事,不是養牛,是養花。佔地大如球場,花繁色豔,美不勝收,園心聳立一尖Purple Hill,山頂上有小木屋賣紀念品,不花錢也能坐著乘涼,好涼好涼。

我們從背包裡拿出「花田系列」小道具拍照,這是花的濫觴加上我的餿主意。花自從看了一部主角叫「花田一路」的卡通片,就自封「花田二路」,然後我們配合她,分別暱稱「花田李下」、「花田囍事」和「花田不辣」,大家拿著自己的名條(用奇異筆寫的A4紙),站在名符其實的「花田」中拍照,還斷斷續續拍了一整天,無聊當有趣的執念,令人動容。

幹農場還有一大特色,就是成群斑駁的模特兒。飽經風霜的百貨公司塑膠模特,披上布衣、扶支鋤頭、戴副斗笠,偽裝成農夫趕烏鴉。花不知哪根筋臨時錯位,一見到假模特,喊聲:「Bang!Bang!」就撲倒在它的鋤頭下,玩起野原新之助鍾愛的「死人遊戲」,丸和姐分飾悲慟的死者家屬和史卡莉探員,我則是負責拍照存證的何瑞修。說到這,也曾挑戰死亡角色的我不得不敬花三分,無論周遭如何嬉鬧騰騰,甚至塵土飛揚,她都文風不動,真格是詮釋大體的最佳首選,好像天生吃這行飯似的。

再岔個題外話,北海道之旅,最早有一團員「小便」在計劃之內,但他因為一些堅定的阿撒不魯無法成行,於是我在路上常哼起《Bang!Bang!》來悼念這件事。此曲是一直反覆這樣唱的:「Bang!Bang! You shot me down! Bang!Bang! I hit the ground!」(便!便!你把我打到地上!)唱到後來,變成一股心靈電波,只要有任何人提到「好想死喔」或聊到「小便如何如何」時,我就會來一段《Bang!Bang!》,然後丸就會抱頭大叫:「你再唱試試看我一定shoot you down!」《Bang!Bang!》可說是除了《紫丁香》外,最受歡迎(?)的北海道主題歌了,但總透露一種「我不shoot伯仁,伯仁卻因我而down」的無奈。

收拾了美好的幹,我們疾返車站,趕上了千年一班的火車,都覺得自己很僥倖。北海道的火車是伸展台佳麗,隨地爭奇鬥豔,往富良野的這一列走「高調樸實」路線(相對於低調奢華),它像一排廂房很長、會移動的小木屋,沒有玻璃窗,左右開洞,八面灌風,山飛田飛頭髮飛,坐進這種火車,乘客全變成遊樂設施裡東張西望的小朋友,目擊三三兩兩的牛都能鬼吼鬼叫,挺可憐的。

車上,丸突然建議先從中富良野玩起,回頭再逛富良野,大家不假思索地答應:「好啊!隨便!」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沒想到這臨時動議,為我們的北海道之行投下一顆震撼彈。

抵達中富良野時,車站廣場搭著遮陽棚,伯伯嬸嬸都在賣菜,類似農委會推銷農產,但這園遊會辦得有點低潮,人煙稀少,我大約猜得出來這是一處表裡如一的鄉下地方。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實在沒研究精神,為什麼不繼續猜下去呢?

拐個彎,找到一家餐館,玄關掛著不少料理格鬥的獎牌,頭家想必是個通天老廚師,書架上還塞滿漫畫週刊月刊,當然當然,我們坐下享用午餐。電視正在播搞笑節目,看到超像裴勇俊的平民來參加明星臉比賽,一生「勇命」的花相當激動。此時上午十一點半,東西這麼好吃、漫畫這麼好看、電視這麼好笑的店,竟沒有其他客人,大約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但不一會兒見食客甲冒出,也就不以為意,繼續大啖和風料理。現在回想起來,幹嘛吃那麼飽呢?

茶餘飯後,走回車站一看,乖乖!不得了!人山人海!萬頭竄動!是槍擊案嗎?不,似乎是中富良野「農業祭」鏘鏘鏘鏘正式開鑼。中富良野或許是小地方,但居民定點集合起來也亂可觀的,慶典規模煞有介事,兜售蔬果乾貨的小販有之,展示微型水利設施的壓克力箱亦有之,場外還闢了卡拉OK擂台賽,不管台上演歌抖得荒腔走板,台下觀眾都像義和團般挺著。

我們躋身北海道農夫農婦隊伍中,莫名其妙地停在一攤香菇前。是的,香菇。一朵平均直徑十公分的盛開香菇,裝滿一只約二十公分深的小水桶,天賜賤價五百日元。圍觀的理由不只便宜,主要在於台灣駐日代表丸終於忍無可忍下海了。身為主婦的丸深諳菇市行情,她提點我是時候、該出手,但我因為嫌越洋行李麻煩,非常膽怯,豈料她知行合一,話才出口,十指已經撫摸著香菇們了。

那天丸穿著清涼,細肩帶低胸上衣,熱褲,夾腳拖鞋,紮著馬尾,香汗淋漓,埋首苦幹,純良百姓庄稼漢紛紛照過來爭睹「辣妹拾菇」,我身旁一位阿公臉上就寫著:「參加過六十屆農業祭,從沒看過這種表演啊。」稍早,一名老練的歐巴桑也在裝香菇,憑「疊疊樂」實學,堆砌出超過水桶一倍高的香菇塔,但她沒有觀眾緣,老闆損她:「妳裝這樣至少要賣兩千元!」我們都噓她下台,丸則不同,色藝雙全,大家都為她加油,是台灣之光。

曾幾何時,廣場中央端出了重頭戲,無料烤肉。六座炭爐上鋪滿無量的青椒、肉片,我們四個意外的旅客被意外的請客,隔壁老王對門莊媽全都跟你很熟,這問你有沒有筷子醬油碟,那問你要不要來點吐司,害我脹著肚皮仍笑著大吃,姐還捧著一坨固若金湯的飯糰跑來哭訴:「剛剛有個怪老子堅持要送我飯糰,嗚嗚嗚,好害怕喔,我看起來有很餓嗎?」人生難得幾回撐,這回最撐。我們都對剛才上館子先吃飽一事感到羞憤不已。

雖然有囂張的插曲,但我們沒有忘記來中富良野的初衷,隨後,四個結實的胃袋跳上計程車小白,轉戰「彩香の里」。

彩香這名字,蠻台的,大概是彩鸞和彩霞的妹妹。如同幹農場,它的主力本來也是薰衣草,但季後空餘「薰」過頭的殘花敗草,不堪一哂。此時向日葵便成強項,數頃昭昭烈烈的金黃墊著又大又濃的綠,怎麼看怎麼爽快,我終於參透早年中視《太陽花》全面好評的真諦。(好啦,我知道其實講《托斯卡尼豔陽下》比較妥當。)順便報告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我又吃了,點了一支薰衣草冰淇淋,試試味道而已。

***剩下一點點,還有圖,但我再度睏了,來日再續。(這一回是導演加長版嗎?可能要分兩回連載。)***

給一指 給一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