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家了又。

進駐高級社區,有多高?比趙志凌裁縫的布(大概三、四樓)還高,二十樓。

社區大門的鑰匙,是電腦感應卡,土包子如我覺得好炫。

入夜十一點後,樓下暫停路邊的八成是跑車,BMW或Porsche。

目睹隔壁小姐凌晨三點滿臉濃妝一路噴香走到樓梯間「資源回收區」放置空酒瓶,多看一眼,耳垂墜著超大彩色字母拼起來是Dior。

某日搭電梯,半途進來一家四口,媽媽有點叨絮:「今天晚上租什麼Video來看呢,啊,上次買的那個Incredibles還沒看,乾脆來看那片DVD好了。」呦,幾個單字脫口有洋腔,不知道ABC也有為人母的。

大女兒變本加厲,出口英文比重加劇:「I don't know.I wanna see 鬼來電,that's cool.」現在是怎樣,長頸鹿美語教室演講比賽嗎?

小兒子的反應比較合乎常理,他只含糊地重複了一聲「鬼來電」。爸爸更超然,縮在一角,從頭到尾沒介入交談,好像他跟老婆孩子是不太熟的鄰居。

媽媽為了嚇阻國小未成年女兒看恐怖片的念頭,撐大鼻孔惡狠狠地說:「Don't even think about it.」一字一句咬牙切齒,表情像王月在演話劇。

女兒嘟起嘴,開始撒潑:「So unfair!My friends saw it!All my classmates've watched it!」邊說,頭頸邊像舞獅般轉動,語調抑揚頓挫,生動流暢,我忍不住在心中鼓掌。

走出電梯間,我還在發傻。這社區好可怕,太高級了,高級到日常對話都不能用國語了。剛剛那位父親一直不開口,是因為英文不好嗎?

震撼餘波蕩漾的隔天,我下班回家,進了刷磁卡的大鐵門,走走走,踏進電梯前一煞那,眼睛餘光瞄到有一個歐巴桑拎著菜籃從我方才的入口處冒出。

也不過約三十公尺之距,我出於本意就打算開著電梯門等她的,沒想到,天地良心沒想到,她以獅吼功之大喇叭的分貝數霍然噴出一句:「前面的!你等我!」又長又響亮,張力不亞於電視廣告看到的「段正淳!納命來!」

她三步併作五步跑進電梯,說完「謝謝」還「嘿嘿」自笑兩聲,我很欣慰地望著她,輕輕地說:「不客氣。」她則低頭無意義地撫摸籃子裡的空心菜。

還好啊,大嬸,還好妳剛剛沒對我說「Wait up」,否則就讓人難受了。我目送她在九樓走出電梯,感恩又激動。

而這位歐巴桑,永永遠遠,不會知道我在感動個屁。

給一指 給一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