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聯祝福送Mojo!!

「我的魔酒超有料,但偏偏對你沒效。」

國中時參加數理補習班,隔壁坐了一個表面積跟我不分伯仲的胖子,充滿喜感,識人向來神準的我認為他以後必當是藝人,再不濟也是諧星。

老師在台上講課:「兩銳角∠A、∠B ,若 ∠A、∠B 互餘 , 證明 cos A = sin B。」胖子會在台下幽幽輕薄:「賽你媽的逼啦。」

我會在講義上亂畫,胖子常接過去,繼續添幾筆,大便、火柴人、W型奶奶,都是常見款式。

一學期後,他突然沒來了。以為他沒錢繳學費,還為此流下了幾滴同情淚。

幾個寒暑過去,我在大學校園目睹胖子,不得了,更胖了。他好像顛沛過,突然變成學弟。但不知怎地,在同一棟學院照面數次,我們始終沒打招呼。我有個下流的罩門,對於想不起名字的舊識,總會自動放棄友善發球權。

出了社會,在不明寒暑的某日,和一夥朋友打牌看電視,MTV台堂堂播出楊乃文的《消失》。

「你看那打鼓的,靈活的喜憨兒。」

我對朋友嘴賤抱歉,實在太過分,打鼓的不是喜憨兒,他並沒有在賣愛心麵包,天地良心,他是那位善畫W型奶奶的胖子。

策馬時光飛至前天,向來走在流行鈍端的我,卻得了流行感冒,在昏昏沉沉的辦公當兒,收到小樹寄來的CD,是Mojo的《快歌一號》。

但我太疲倦,回家憑堅忍意志看完American Idol就倒頭睡了一個對時。今晚熊熊想起,遂打起精神鑑賞Mojo一番。

從序曲《快歌一號》起,就明示著Mojo靈魂人物兼主唱國璽,是重視高品質吃喝拉撒睡的良民。一號,是指上大號;《快樂海產攤》,是指吃;《我在想妳的時候睡著了》,是指睡;《呷賽》,是指觀月雛乃吃拉合璧;《吃到撐死只要三百元》又是吃;還莫忘他揚名立萬的《妳的電話》第一句「我坐在馬桶上面...」,又是拉。

吃喝拉撒睡,是最基本的快樂。我們不快樂時,大罵幹你娘他媽的GGYY,也能獲得些許補償。而這些吃喝拉撒睡幹你娘他媽的GGYY,全調製成Mojo,凡人豈不樂哉。

想起《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第二集,成功推廣了這個神祕的語彙「Mojo」(字幕譯魔酒)。據說Mojo在三○年代初現,Robert Johnson唱到:「Everybody says she got a mojo.」(大家都說她有魔酒。)六○年代被一個密西西比藍調歌手Muddy Waters入歌,就在我遠不及一顆受精卵的那年他唱出:「I got my mojo workin' but it just don't work on you.」(我的魔酒超有料,但偏偏對你沒效。)隨後被門戶合唱團嗑藥主唱Jim Morrison拿去當自己的惡趣味暱稱「Mr. Mojo Risin」。

Mojo原先只是非裔美國人宗教儀式中的一環,代表「隨身攜帶的許願魔法」,誰也想不到,演變至今變成「炒飯」、「性高潮」或「小雞雞」。(該團衍義為「摸妳久一點」。)

話說回《快歌一號》的Mojo,他們成軍剛發第一張專輯就要成絕響,因為張國璽烈士要尋找超越吃喝拉撒睡的快樂,遠赴澳洲學開飛機。(奇怪,雄圖大志寫起來有點kuso,但他真的想開飛機。)

粗俗地說,他們的Mojo才剛勃起,就要Ending了。

胖子和我友誼極其短暫,我們在一個壓根無奇的轉折走向迥異人生,卻因循苟且地(成語是這樣用嗎)定點交會。無良的小樹要我拖著病體為文佯裝啦啦隊,才赫然發現胖子竟是Mojo的鼓手,這回還有藝名叫羅拔特。

你看看你看看,逃得了補習逃不了大學,逃得了胖子逃不了Mojo。你以為張國璽飛到澳洲又算得了什麼生離死別嗎?你以為他逃得了吃喝拉撒睡嗎?約翰屈伏塔是執照機師,還不是照樣演戲,你以為Mojo這樣早洩,不會再蠢動奮起嗎?

魔酒超有料,我不信對你沒效。有些快樂興許太快,但餘味保證持久。

給一指 給一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