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illiams.jpg
Pop Quiz,Hot Shot:《運動畫刊》編輯處理大威時可有快感?

 


話說小文、小伊、小樂是編輯組的好同事,三人長得雖然南轅北轍,但臉上都出了一副有型有款的賤嘴,他們一旦下流起來,恐怕連吳宗憲也會受傷地想起故鄉的媽媽。

以上精誠三少,在工作領域中偶爾發揮所長,留下令人低迴咀嚼的佳作,越嚼越鹹。

舉例來說,小文是個藝文的文人,也是斯文的文人,他的電腦螢幕桌布如果不是梅莉史翠普,就是芭芭拉史翠珊,誰也沒想到這樣有氣質的他,竟能對一篇平凡無奇的春節專題冠上這樣的標題,「陳菊學花藝 插出快感」。(當然,陳菊只是假借的名字,一般相信她不管學什麼藝,都不會跟快感有任何瓜葛的。)

但這個標題立刻在辦公室造成地震,大家頭昏眼花,對小文另眼相看,日後見他,招呼語全部改口:「你今天插出快感了嗎?」

小伊則在低級界打滾多時,口碑一致很髒。話說兩日本女星先後把肖像權賣給柏青哥彈珠台業者,頭一次,小伊的標題簡約,「美空雲雀 顏射小鋼珠」。辦公室全是君子,表面群起撻伐,暗中默許傳誦。

說巧不巧,之後他二度遇到換湯不換藥的新聞,難免有人舊事重提興風作浪:「你可以再顏射一次,令人難忘。」但有骨氣的小伊不喜歡走重複的步數,最後見報的標題再翻一新,「美川憲一臉入珠 要價八百萬」。(當然,這裡說的美空和美川也都是假借的名字,凡人鮮少打柏青哥想看到她們的。)

小樂是晚期加入的生力軍,剛入門的時候,靜靜地不動聲色,直到某天他出手打下一記轟天雷,才被人察覺,原來你練過如來神掌啊。

該日新聞是,某女星自爆「喜歡在私處噴香水」,小樂不作二想地就扣上一句亂世奇標,「歐普拉 鮑魚變香魚」。(當然,歐普拉的立場雷同以上諸當然。)

「鮑魚事件」曝光,非同小可,魚香驚動到最最高層按電梯下樓關切:「這標題誰下的,不入流,我們要做有質感的報紙,下次該避免。」但高層一邊說,一邊笑,笑得像在酒家抱小姐般迷離;是日小樂休假,高層還轉頭突襲前科累累但這次是無辜的小伊:「說!鮑魚是不是你?」

俗話說,有一好沒兩好(別問哪裡好),有小文、小伊、小樂存在的環境,怎麼還能奢求質感呢?於是在這樣的辦公場合,更駭怖的唇槍舌彈不時穿插發射,整個編輯台的文化格調情操,就快要破敗地跟戰後的廣島沒兩樣了。

 

 

 



 

 

 

 

 

 

並非大樣,有樣學樣。

 


繼續說故事之前,有些編輯台二三事需要報你知。熟悉以下名詞釋義,有助深入齷齪的世界。


一、 大樣。任何出版品付梓,都會先「列印」出一頁一頁的「大樣」,也就是傳說中不見得是藍色的「藍圖」。在大樣之前,還要先印「校對樣」,以利微調圖文配置及訂正錯字,印出大樣的行為,稱之為「打樣」。大樣既出,上面就不能有任何更動,一旦看到大樣有誤,得修正後再出一張乾淨的樣張。談得上規模的出版業辦公室,通常會有多台「打樣機」。

二、 圖檔。印刷的圖檔通常需要300dpi以上,dpi是「每英吋點陣」的縮寫,彩色點陣愈密集,印刷出來愈美觀。精誠三少服務的媒體對圖片要求甚高,另成立了「分色」部門,在不破壞真實性的原則下,分色部把每張圖的明度、彩度、色階都調到至靚,才把圖檔轉手美編。

好了,你幾乎熟悉這些俏皮的術語了,讓我們來造句吧。以下對話是齷齪編輯家常版(Dirty Version),和恍然大悟死板版(Clean Version)對照集,千萬別誤以為這裡是洛杉磯A片工廠喔。

小樂:「我為什麼插不進去?」(這圖檔為什麼嵌不進去?)

小伊:「該不會是太大了。」(該不會是檔案太大了。)

小文:「找IT,要射在裡面。」(找IT來設定一下吧,要從內部設定。)

小伊:「你打了嗎?要不要我幫你打?」(你打圖說了嗎?要不要我幫你傳圖說?)

小樂:「謝謝,順便幫我跟分色吹一下,搞好久都出不來。」(順便幫我催一下分色,他們搞好久都沒把圖丟出來。)

小文:「所以小伊已經硬了?」(所以小伊已經印校對樣了?)

小伊:「對,我硬很久了。」(對,我印很久了。)

小文:「奇怪,我也硬很久了,都還沒出來,看誰先出來。」

小伊:「會不會是睡著了?」(會不會是印表機在休眠狀態?)

小樂:「我搞完了,現在是不是要叫美編打出來?」(我圖文都發了,現在是不是要叫美編打樣出來?)

小文/小伊:「對,要快,問美編打在哪裡。」(問美編打在第幾台印表機。)

小樂:「美編說還不能硬,要我去吹一下。」(美編說有圖還沒到不能印樣,要我去分色部催一下。)

小伊:「那我去幫你吹一下,如果可以硬,就馬上硬。」

小文:「你這太大了,進不去,能不能短一點?」(你這標題字太大太寬了,進不去版面。)

美編:「不用,我喬進去了。」

小文:「真的?這麼快就進去了?不會很勉強?」

美編:「少囉唆,我打在豬。」(我傳到編號第D台印表機出樣。)

小伊:「小樂,你出來沒?有叫嗎?」(你送校對沒?)

小樂:「有,記者也叫了一下。」(記者樣也校了。)

小伊:「來得好慢,我幫你吹。」(圖來得好慢,我幫你去分色部催圖。)

小樂:「喔,我剛自己吹過了,分色說知道,馬上丟。」(分色知道要趕工,修好圖馬上丟給美編。)

分色:「小樂!我丟了!但是太白了,待會要找你主管看一下。」(圖中衣服太白無皺褶層次,主管要簽字負責。)

小樂:「分色說打出來太白了,麻煩你簽字。」

主管:「這也要簽,不都是白的嗎?還能怎麼樣。」

小伊:「你來得及嗎?要不要我幫你打?」(你改字來得及嗎?要不要我幫你打字?)

美編:「沒關係,我打很快。」

主管:「趕時間!大家動作快!都硬了嗎?」

小文:「硬了。」小伊/小樂:「快出來了。」

小文:「啊幹,頭歪出來了,白硬了,我重新打。」(圖中主人翁去背了,圖層沒疊好,頭歪了,重新打大樣。)

小伊:「嘿嘿,我出來了,我贏。」

小樂:「ㄟ?美編說打了,怎麼還不出來?」

小伊:「有,已經打出來了,在地上。」(大樣已經從打樣機輸出,滑到地上沒人注意。)

小樂:「可惡。」

小文/小伊/小樂:「呼!總算降版了。」

小樂:「怎麼覺得今天特別累。」

小文/小伊:「乖,每天都是這樣的。」



(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