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整個不像娜歐蜜瓦茲,fyi.



六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該樹一塊里程碑,平凡無奇的小命首次遭人明批暗算。

緣起豪客同學來電爆料:「我去算命,用身分證字號算,超好玩的。」

淘氣豪客分享的經驗中,八成好命兩成歹命幾乎完全被對方鐵口命中,我們在電話兩端捧著話筒此起彼落地鬼叫:「哎呦!好準!」或:「對呀恐怖滴咧!她怎麼知道!」

像我這麼脆弱的人,最難忍受好玩的東西亂來煽動,於是趕緊討來電話號碼(半仙也擁有文明科技是謂手機),旋即,就被固然脆弱卻更懶惰的我忘記了這回事。

接著出現驅動程式桑尼。咱們打從魔力歐洲返台後,分頭撞到難以言喻的心靈創傷,久久不能自癒,其中尤以桑尼「激愛彈指秒殺失戀事件」最具沒有明天之爆裂絕望性。

彷彿慘事俱備,恰恰我無心吹來一陣東風:「那,何不去算命?」她箭步捧手迎合:「電話拿來我約,一起去。」就這樣,機動兩人成行互助團,飄飄造訪了傳說中「台新銀行客服專線全員皆知亦能詢得預約番號」的iD仙姑張老師。

SOGO敦南店後面某棟七樓民宅頂樓加蓋水泥屋,便是另類生命線張老師的棲息地。當天她姍姍來遲,出現在電梯口時拎著大包小包塑膠袋,似盡興買菜而歸。她的開場白耐人尋味:「要不要尿尿?待會兒頂樓沒廁所喔。」

待她不疾不徐地在七樓放好菜,上八樓敞開布置如禪室的加蓋屋玻璃門,有條不紊忙進忙出開冷氣,端涼水,搬字典,掏紙筆,關大門,坐定,已消磨近二十分鐘。附帶一提,仙姑酬賓的水是台鹽海洋深層負離子礦泉水,看似高貴,口感卻無特殊差異。

迅速敏捷地觀察了一番地形地物,在此做個簡報。iD仙姑張老師的和式仙洞雜揉靈氣與人性,天花板如老廟藻井,各面大門皆貼八卦黃符,書架上卻放幼兒美語錄音帶與童話故事書,前門外有遊樂園式鞦韆雅座,推開後門還能見全自動洗衣機一台。

基於女士優先原則,桑尼先上祭壇,不對,就是坐在一般桌子角落,任仙姑宰割。仙姑把桑尼的中文名字筆畫細部分解成一排數字,再把身分證字號切來切去變成更無厘頭的天書,嘀嘀咕咕半晌,然後說出雷同咒怨的結語,「啊呀,妳上輩子,上上輩子,上上上輩子都是男人,但妳這輩子的姻緣線斷掉了」。

連坐遠遠的我都嚇了一跳,心想江湖真險而這婦人真毒啊,此時桑尼的臉色,已經差不多就像個包青天了。

「斷掉?什麼叫斷掉?」桑尼呈現戲劇化的毀天滅地狀態。

仙姑完全沒被桑尼張牙舞爪的樣子嚇到,泰山崩於前仍繼續丟石塊:「妳這樣還算好的,只是斷掉,線還在,有些人連線都沒有咧。」

「最好是咧,誰啦?誰會沒有姻緣線?」看桑尼勃發的樣子,我真怕她會咬張老師。

張老師冷靜應答:「比丘尼。」

「哈哈哈!」桑尼大概錯亂了,仰天長笑起來:「什麼啦,不需要吧,她們活該沒有吧?」

「妳這小孩子怎麼這樣說話。她們是沒有姻緣線才出家,不是出家後才沒有的。」張老師宛如豆葉托著小百合(桑尼飾)的手,慈祥地傳授做人的道理:「來,這裡有張名片,妳到這個地方,捷運有到,給法師牽姻緣線,只要三百元。」

我無意視張老師為術士,但算命界竟然也有異業結盟,這是之前壓根不知道的事,令人心海激動不已。

張老師走紅的人格特質,並非招待人客喝白開水,亦非轉介牽線生意給旁門法師,成就她不敗地位的絕活,其實是靈魂出竅。

桑尼想算一個男生跟她的關係,張老師就說:「妳把他的住址寫下來。」

「但他的地址在香港,沒關係嗎?」

「沒差,只要妳寫的地址是中文。」仙姑認真指示:「如果是英文,妳要幫我翻成中文。」

接著,仙姑雙臂放在桌上,十指交叉作屏風狀 ,雙目垂向地址忽瞄忽閉,嘴裡咕嚕咕嚕嚅嚅噗噗呼嘎嚇嘎地不知道到底在默念什麼,最駭怖無非是她會突然打個哈欠,那哈欠之動人、深切、圓滿、誠懇,任誰看到都會於心何忍地勸她不如睏去。

妳累了嗎?桑尼非常困擾,但又不敢造次發問,在心底偷偷給仙姑扣分,認為她貪睡不敬業。

但我知道她這廂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豪客有跟我提到,「仙姑會神遊」。你交出哪裡的地址,她就能出竅探訪那裡。

據豪客版證言,她寫下男友公司的地址,仙姑不但準確說出男友公司有多少隔間,辦公桌朝向什麼方位,連男友座位背後「有個逃難氣窗」都逃不過法眼。

時空拉回桑尼的狀況,可怕的事情就要來了,當仙姑打完哈欠,睜開眼睛,第一句話就說:「他只是過客。本有結婚對象但因故未結,不管他結不結婚,對象都不是妳。」

桑尼露出滿臉解脫的神情,一副「吾心本死但有妳背書死而無憾」的平靜,我則嚇得大叫一聲「欸噁」,待她們四隻眼睛轉來瞪我,我才發覺不好意思啊我叫太大聲了嗎。

桑尼寫下名字地址的所屬人,之前有個從大學就是班對的女友,兩人十年感情呈現太極般和諧,早論及婚嫁,但女方出差韓國時發生不幸,活活燒死在旅館,男生慟到失神,卻跟陰間的「老婆」誓言他會重新振作,積極迎向人生,也才會踏出來認識了桑尼。未料交往月餘,「老婆」陰影揮之不去,於是虎頭蛇尾無疾而終,莫名其妙哭哭啼啼地與桑尼疏遠。

這些人這些事,張老師保證不知情,卻能看穿脈絡,脫口符實,讓沒見過世面的白癡我深深受驚。

事後桑尼跟我討論,她懊悔很多問題沒有細問,得到了不明確的答案,「不像你,超會問的,所有答案都是具體的。」

的確,不知為了什麼,大概是我淺容易看穿,張老師算我的命來格外白話分明,字字直指核心,句句擊中要害,如乘Final Destination雲霄飛車的險境下,我還能坐懷不亂主客易位,引她自爆些許怪力亂神的通靈祕辛。欲知我命,下回分解。



窺我命者人昨日今日都沒留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