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不知無尾熊小餅乾(コアラのマーチ),一種從日本跑來的巧克力(或草莓)夾心零嘴,但很少人知道關於這款熊餅,有機密。
大學混漫畫社的日子,社員都是沒有主見的非洲象,群體浩浩過河,絕不會有人落單去爬山,很多事情都是一窩蜂盲從瞎起鬨,回頭省視,當時吃喝玩樂各品項,多與個人好惡無關,說穿了不過只因為唉呦,流行嘛。

無尾熊小餅乾便是一例。

好像緣起某一集《蠟筆小新》,提到主人翁愛吃,有漫畫社員在光天化日下搬出來說嘴一次,隔天社辦桌上就劍及履及地冒出一盒無尾熊小餅乾,自此,三天兩頭就能看見四五六七人圍著方桌靜靜地吞食這魔物,沒有好事者追究餅乾從哪來的,有時甚至一節下課同時生出三盒,我覺得敝社就快改組成「無尾熊小餅乾社」了。

接著,又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從不知哪本邪書讀到,無尾熊小餅乾上的圖案有玄機,吃到「有眉毛的無尾熊」會很吉利(Lucky)。



這則傳說在社團造成相當程度的震盪,大家跟小餅乾還在蜜月期,受不了煽風點火,加倍沉淪,以最高一天消耗六盒的進度挖掘小餅乾的機密。「都沒有眉毛吧?」「真的有眉毛的嗎?」「再試一個。」「哈你看這是男扮女裝的無尾熊,但仍沒有眉毛,可惡。」「你會不會吃太快了?不要這樣好不好?」「我這有流鼻涕的挺可愛。」「有眉毛嗎?」「沒有。」「沒有就惦去。」現場民眾充分先覺,已經沒有友誼這種東西了。

就在大家殺紅了雙眼的時候,還節外生枝發生了一件悲喜劇。作風素來誇張不實的Sweet突來一聲參天慘叫,屁股坐在可以滑行的椅子上倒彈到角落,望著手中一枚無尾熊小餅乾哭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

大家側目,她絕望地揭示被食指跟大拇指穩穩捏牢的小餅乾:「這是怎麼回事!我吃到沒有臉的無尾熊!」

噢,那倒新鮮,全湊上去仔細研究。原來這圖案竟是萬中無一,無尾熊背書包上學的「背影」。一想到亟欲找「眉毛」的Sweet,拾起這枚,別說眉毛了,根本連所有「五官」悉數全無的無尾熊,吃驚指數大概是五雷轟頂吧。真是太好笑,每個人都笑瘋了,誇張系的Sweet掩面假裝嚶嚶啜泣,還有人繼續射箭:「Sweet不錯喔,吃到這種代表很背喔!」



實驗結果,「有眉毛的」無尾熊小餅乾真實存在。但整個流行季過去,在漫畫社只發現過一次,它的地位,相當於扭蛋界的「隱藏版」,也難說,搞不好只是餅乾套色的模子髒了罷。

突兀地想到《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一部讓人難受的好電影。四個被棄養、沒有戶口、同母異父的兄弟姊妹被關在一間發臭的公寓,出門到小公園踩水窪是快樂,吃便利商店過期的免費梅子飯糰是快樂,光是發傻看著在頭頂隆隆畫過夜空的單軌電車,也是快樂。

「無尾熊小餅乾」這則陳年往事,要不是學妹聊到,我都快要忘乾淨了。

出社會,很多事情磨人,磨到後來,你怎會在意一個無尾熊小餅乾上有沒有眉毛?

當一個人回頭看他的「無尾熊小餅乾時光」,是快樂;這時你從正面看他,他便是沒有臉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ysR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0) 人氣()